回答

收藏

青春《过春天》7.7分

看电影 看电影 2458 人阅读 | 0 人回复 | 2020-11-29

影片筛选
按类型: ·社会·
按地区: ·内地·
按年代: ·2018·
按评分: (7-8分)
68A0839C-A72D-40FD-B04E-59994512A255.jpeg


剧情简介:
单亲家庭出身的16岁女学生佩佩,她的城市既是香港、也是深圳,白天在香港上学,晚上回到深圳跟妈妈住在一起,频繁地穿梭于两地。为了和闺蜜Joe一起旅行的约定,为了自己的存在感,为了对Joe男友阿豪懵懂的好感,她内心的冲动被点燃,“水客”成为了她的另一个身份,一段颇有“冒险”感的青春故事就此开始。



残酷青春片,是青春题材电影的一种亚类型。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的编剧杨顺清便曾这样解释过残酷青春片的脉络。普通电影讲述“男孩遇上女孩,男孩爱上女孩”,便到此结束。而那些真正的经典,则倾向于讲述青春的本质即残酷。所以《牯岭街》最后是“男孩杀死女孩,男孩变成男人”。《过春天》便是这样一部讲述女孩如何成长为女人的残酷青春电影。不卖苦不矫情,新人导演白雪想要做的,便是以真实和残酷重新定义青春片。

B23D60F6-D426-4E98-9B24-5D2C2F73000C.jpeg


电影英文名叫“The Crossing”既有“跨过”也有“十字路口”的意思。既是对剧情的影射,也是对少女主人公处于人生十字路口的隐喻。主人公佩佩处于青春的节点之上,为了和好友前往日本,她必须在短时间内凑出一笔机票钱。而在她和这笔钱之间,要跨过的,正是长大成人的距离。

2007年,苹果公司发布了第一代iPhone,重新定义了我们的通讯方式,也催生了一个新的职业——水客。即将便宜的港版手机走私回国售卖,赚取差价的人。在iPhone最红火的那几年,不仅价格有差,连国内和香港的发行时间也有很大时间差,让水客成为了一个颇为赚钱的行当。佩佩在好友Jo的男友阿豪的引荐下,加入了水客组织。片中的“过春天”便是水客们的一句行话,指的是“过海关”。交了货后,交代一句“过了春天给我打个电话”,就是顺利过关了。

79D006CC-6438-4602-8492-A4B9FDFFEA0A.jpeg


每个人都是自己原生家庭的投射,但佩佩的家庭却是完全割裂的。父亲是来自香港的卡车司机,也经常穿越港陆两地,母亲则是住在深圳的大陆小三。在父母分开后,她则成了往返春天的“无家的人”。打工时,别人问她家在哪里,她闪烁其词,只说“很远”,因为她的家不在香港。但大陆对于她来说,就像是她鄙夷的那个母亲,似乎也没有家的温暖。而父亲则代表了佩佩对香港的印象,情感上亲近,但现实里疏远,并非真正的归属。靠着学生装伪装的佩佩,每天的日常便是穿梭在香港和大陆之间。也正是她既属于两边又疏离于任何的状态,让她成了偷带iPhone的最佳人选。

63E96200-2B0F-45FB-BAFC-D07FECF1F8EB.jpeg


当破碎的家庭不足以寄托情感时,就必须在别处寻找归宿。在加入水客组织后,她把全部感情投入到组织中。所有人都叫她“佩佩姐”,组织里最令人尊敬的“花姐”,更主动要求收她做干女儿。初入社会的佩佩,有些飘飘然。但阿豪却提醒她,他不是“佩佩姐”,她还只是个孩子,而这些人并不是她的朋友。

49B22ADD-D0B5-406C-9600-020B961C92E9.jpeg


在本片中,导演白雪捕捉到了深圳和香港两地的不同特质,靠着一道海关将二者隔开。香港是充满诱惑的大都市,有钱人游艇派对,没钱的人便利店打工,保守的人守着简单的工作,激进的人成为走私水客,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。但每个人的位置又早已固化,没有真正出头之日。阿豪站在山顶大喊“I’m the king of Hong Kong!”,但事实上,他可能永远只是个nobody。

深圳则是一个渴望开放,带着饥渴的城市。这里的人更多的是迷茫,迷茫自己在世界的位置,迷茫未来到底在哪里。一个手机,便可以在电脑城引起骚动,大家争先恐后抢购,他们对世界依然饥渴。甚至连不求上进的母亲,也在努力学习着西班牙语,幻想着有一天能离开这个城市。不停走私进来的手机,代表着外面世界的讯息,从层层封闭的海关,进入这里。

880D4688-7990-467C-9A2B-02CBD5EA4B7E.jpeg


饰演佩佩的黄尧本是个河南人,却在广东佛山长大,像佩佩一样,自带南北差异。她也将这个处于矛盾中的少女展现的异常自然。正如伍迪·艾伦在《安妮·霍尔》里说“鲨鱼必须一直游动,要么就会死亡”。鲨鱼也成了片中一直行走的佩佩的代表动物。白雪曾在点映时说过自己曾在电视上看到过一只搁浅的鲨鱼,觉得是对于本片最好的隐喻,也曾想把这一幕搬到电影里,但由于预算不足,最终只在电影中放了一只家养小鲨鱼。但鲨鱼的小也对应了佩佩的年轻,鲨鱼即便受困于鱼缸也必须不停的移动,佩佩受困于家庭,而不停移动则是她自己的逃避的方式。因为没有故乡,那所到之处皆可以是故乡。

B046A4CB-E60D-4CEB-9A11-08242093D812.jpeg


虽然本片是一部讲述青少年犯罪的电影,但与同类题材一般更注重悬疑不同的是,导演对于青春少女个体的关注。佩佩选择当水客,并不完全是因为缺钱,而更是为了寻找认同。她其实早已存够了去日本的机票,身边的人已在劝她收手,但却并不影响她越做越大。因为被认同是一种瘾,她先是在“花姐”身上尝到,后又在阿豪身上获得。这些认同也成了她最大的动力。电影最后,佩佩选择将鲨鱼放生,自然也是让自己放手的隐喻。

片中最有魅力的一场戏,亦是最暧昧的一场。佩佩与阿豪想要脱离组织,来一票大的。二人在霓虹灯光下,互相撩起衣服绑手机,青涩中透着欲望。这也许是国产青春片中,最接近性爱戏的一次。青春迸发中,互相信任的两个人成为了彼此的归宿,佩佩的成人礼,其实在这一刻已经完成。这之后的被抓,已经是二人心知肚明,写好的命。

在成长道路上经历一劫后,她最终带着被骗的妈妈来到了香港,登上了曾经那座山头。此时,她成了引导过自己的阿豪,第一次离开大陆的妈妈,成了不久前还需要目标的自己。母亲感叹,“原来这就是香港啊”。但对于佩佩来说,这里已经再熟悉不过。这也许就是残酷青春所带给人的最终成长吧。
关注下面的标签,发现更多相似文章
…..
分享到: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